當前位置:珠寶>風尚

從穆哈視角看新藝術首飾

文章來源:中國黃金網撰寫時間:2019-10-21作者:陳泓雨


  19世紀末,一批新藝術首飾先鋒派藝術家在法國、比利時和歐洲其他地區進行了革命性創作。首飾外部的新形式,源于英國的工藝運動以及日本的自然風格,重振了已經成為公式化自然主義的東西。這些新藝術首飾也是非凡的,因為它重新定義了珍貴的概念。常理認為:白金和鉆石是高檔珠寶的首選材料,而新藝術首飾則常常用琺瑯,也就是一種類似玻璃的材質,來變換整個作品的色彩。而琺瑯的工藝正好需要變換的線條去勾勒,再填充琺瑯釉料燒制而成。

  阿方斯·穆哈將藝術的靈感與工藝美術相結合,重新塑造了首飾美學。

 

新藝術家阿方斯·穆哈的《每日時代》

 

阿方斯·穆哈珠寶手稿

 

  新藝術風格的最大特點:線條

 

  提起新藝術首飾,人們會想到喬治·富凱花童女神的胸針,想到雷內拉利克的蜻蜓仙子,而我想到了阿方斯·穆哈創作的蛇形手鐲。如果說后印象主義的梵高追逐的是星辰大海,那么新藝術時期的阿方斯·穆哈眷戀的則是斯拉夫人。

  新藝術風格,在我的印象中,修長而細膩。新藝術最大的特點就是它使用了一條長長的、曲折的、有機的線條,在作品中蜿蜒盤旋。

  新藝術的顯著觀賞性,是它起伏不定的不對稱線條,往往以花梗和芽、藤蔓、昆蟲翅膀等細膩曲折的自然物體的形式出現,線條可以是優雅的,也可以是充滿強烈韻律的。

  談到新藝術,不得不提起新藝術運動。新藝術運動是資產階級追求感性(如花草動物的形體)與異文化圖案(如東方的書法與工藝品)的有機線條。這種線條常常使用的是建筑、 室內設計、 珠寶首飾和玻璃杯設計、海報以及插圖等。在世界藝術史的旅程中,這是一次刻意的設計嘗試,試圖創造一種新的風格,擺脫19 世紀主導藝術和設計的模仿歷史主義。這個時候,新藝術這個詞在比利時的期刊中創造出來。這種風格在德國被稱為賈根斯提爾,在奧地利稱為分離畫派風格 (Sezessionstil),在意大利和西班牙稱為梯磴·弗洛雷亞爾(StileFloreale)或梯磴·解放(Stile Free)。

 

  穆哈風格

 

  新藝術運動的代表者就是阿方斯·穆哈。穆哈的作品以女性描繪為最大特色——修長而窄的畫幅,細膩的粉嫩色彩,以及幾近等身大小的人物,靜止間無不流露出尊貴與莊嚴。

  穆哈的作品吸收了日本木刻對外形和輪廓線優雅的刻畫,拜占庭藝術華美的色彩和幾何裝飾效果,以及巴洛克、洛可可藝術的細致而富于肉感的描繪。穆哈用感性化的裝飾性線條、簡潔的輪廓線和明快的水彩效果,創造了被稱為“穆哈風格”的人物形象。經過他的加工創作,所有的女性形象都顯得格外甜美、優雅——美麗的面龐,風流的體態,身材玲瓏有致,富有青春之活力。

  在穆哈的作品中,有婀娜多姿的仕女,線條優雅,枝蔓纏繞,紋理流暢,含蓄的微笑和美輪美奐的裝飾邊框,以及充滿濃郁裝飾感的花卉植物紋樣;有著流水曲線般的花束,發飾以及衣裳紋樣。當今流行之波西米亞風的服飾、紋飾以及艷麗而和諧的用色,構成了穆哈引人注目的藝術風格。

  穆哈在作品《羅摩》中描繪了一系列珠寶首飾,1900 年,他與金匠喬治·富凱(Georges Fouquet)合作為后者的珠寶店設計珠寶,后來在喬治·富凱的幫助下,這些首飾被制作出來。

  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,是一個世事快速更迭交替、社會價值秩序崩解,新觀念從傳統迸生激發的時代。藝術運動在此時變化頻繁,從后印象主義、印象主義、前拉菲爾派、新藝術到立體主義、野獸主義等誕生,此起彼伏成為歷史閃耀奪目的一刻,而穆哈正是這個時代新藝術的象征。

56.9K
好彩3开奖结果